心酸!山西一位教龄25年老师弃评副高职称!教师职称评定何时取

时间:2019-11-02 14:12:33

“提升副热带高压太难了,我不发表评论。我想活得轻松自在。有钱多,幸福少是好事。最简单的就是幸福。”

-曾老师,45岁,25岁

(1)

曾老师是山西省一所重点中学的老师。他生于1974年,已经教了25年英语,并且当了15年的班主任。

曾老师在2013年被提升为一级职称,他也满怀信心地想被提升为副热带高压职称,但面对诸多障碍,他放弃了。

曾老师说,副热带高压头衔的提升首先需要班主任的经验,但2013年后,他唯一的儿子上了中学。他想投入更多的精力来照顾他的孩子。他不可能是负责任的老师。

作为学校的班主任,从早读到晚上自学,再到学生睡觉时间,他每天早上都要忙到深夜,所以他没有时间照顾他的孩子。曾老师说他宁愿放弃这个世界,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孩子。他不必是负责为孩子们做早餐、陪他们吃午餐和晚餐、帮助他们学习的老师。这个孩子也很聪明,于2019年被南方医科大学录取。

曾老师说:“这些年来,除了做好师范教育和教学工作,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我的孩子身上。现在看来,值了!”

曾老师讲述了一个同事的故事。他的同事陈老师,一直是一名班主任,一直是学校的主力,最终被提升为副热带高压。他的工资比曾老师高800到900英镑。然而,陈先生几乎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孩子们离他不近,他们厌倦了学习。小学毕业后,我没有进入重点初中,而是辍学去工作了。

曾老师说:“虽然我的同事陈先生被提升为副热带高压,工资比我高近1000元,但我比陈先生比我的儿子和他的儿子更有价值。一个月一千美元能买到他儿子的未来吗?”

在过去的两年里,孩子上了大学,曾老师也有很多闲暇时间。他记得自己的高职称。但他说经过仔细考虑后,他放弃了。

首先,我仍然是班主任。45岁时,曾老师不再像年轻人那样精力充沛了。他没有办法日夜辗转反侧。

其次,论文。曾老师说他写了几篇论文,投了几份专业杂志的票,但他要么掉进海里,要么回答说他会收取出版费。曾老师不愿意像其他老师一样在论文布局上花钱。然而,他不是每个人。如果他写不出一流的文章,没有报纸愿意免费发表。

第三是主题。曾老师说他的学校有很多主题,但是很有趣,事实上它找不到任何实用价值。这一切都是为了建立一个项目,并为所谓的砌砖工人获得一些好处。在这个话题结束时,我们将对所谓的砌砖工人做些更好的事情。拿走你需要的,得到你想要的。曾老师不喜欢做违背良心的事情。

第四,最复杂的问题是配额。曾老师所在的学校有许多老教师,比曾老师多50或60名教师。副热带高压每年只有四五个地方。我不知道是否会轮到猴子。

曾老师说,这些是他和副热带高压称号之间的大石头。如果他想被提升为副热带高压,他必须像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样战斗。他说他担心副热带高压不会到达,他的旧生活将会很久。

他如释重负地说:“提升副热带高压太难了。我不会发表评论。我想活得轻松自在。有钱多,幸福少是好事。最简单的就是幸福。”

(2)

如果你仔细想想,曾老师的想法是非常合理的:安心生活是最重要的。

许多教师为了获得专业头衔不得不急着成为班主任,不得不花钱买版面和发论文,不得不要求砖瓦专家批准像哈巴狗这样的话题,不得不绞尽脑汁与同事竞争位置...他们有白发,深深的皱纹,失明的眼睛,可能无法转向自己。

许多教师一直忙于获得专业职称。他们太忙了,不能照顾他们的孩子。最后,他们的孩子变得有用,被遗弃了。当他们老了,他们会知道管理他们的孩子比获得一个专业头衔更有价值和意义。

我曾经听一位女老师说过,她是评估自己职称的班主任。作为一名班主任,我必须每天6点起床才能赶上工作。我必须检查学生们每天晚上10点睡觉。我总是没有时间照顾我的孩子,所以我不得不把我三四岁的孩子送到农村丈夫的家里去上幼儿园。然而,在我丈夫的家庭的国家,幼儿园是非常不规则的,也就是说,孩子们被囚禁。经过两年的阅读,这个孩子养成了许多难以改正的坏习惯。这位女老师说,她必须迅速做出决定,离开班主任,安心教育她的孩子。她说她不想老的时候后悔。

(3)

教师职称评定将于2019年开始,许多教师对此深感担忧和不安。

无论是担心还是不安,老师都必须记住健康远比职称重要。

好老师并不总是需要磨砺头脑并获得专业头衔。

一个好老师不仅要能够成功地完成正常的教育和教学任务,还要能够教育自己的孩子,还要有一个好的身体和一个好的心情。

工作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如果你工作,你得到了世界上所有的桃子和李子,但是你的孩子被浪费了,或者你在变老之前就变老了,这有什么意义?

老师,生命的价值在于幸福,而幸福是一种感觉和一种态度。放下它也是一种幸福。

(4)

头衔,老师的心永远会嫉妒和痛苦!有些教师退休后仍然拥有中级职称,甚至还有大量教师拥有初级职称。老师们经常抱怨:评估一个职称太难了!

《海王》说:我是高中的一线老师。我比一个累死的老师强。我还活着,但是我很快就要50岁了。我仍然是一流的专业职称。我当一流教师已经19年了!在过去的15年里,我花了14年的时间完成了高中三年级和复习课繁重的课业任务,但这是因为我不符合领导规定的条件,木头脑袋不文明,什么样的教学骨干、领导、专家教师、国家培养...一直在我身边走来走去,仍然是“一个人的军队”。我是个“老人”,最好再活两年。我不必非常努力地工作。我想要一个幽灵的职位。我会少拿两份薪水,多锻炼。我可能还会活几年。

“湛清茶”说:我是一名工作了18年的一线教师。我的教学成绩每年都名列前茅,但我仍然是一名初级职称的教师。悲伤啊,谁能理解我的困难?一些有背景的人在县城工作,但去农村学校提升他们的职称,并通过个人关系挤出乡镇教师的数量。职称的晋升现已成为一些相关方的专利。如何谈论专业头衔并不重要。

“和平”说:看到另一个年轻死去的好老师,我真的说不出话来!我也是一名教师。我已经教书37年了。我今年56岁。我仍然是一流的专业职称。说实话,在我这个年纪,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我只想尽快退休。我不想要任何头衔或荣誉。我只是希望尽快退休,回家休息!

“静无声”说:善待自己是最可靠的!我们申请专业职称的标准年年变化。前年,我们评估了三年级,去年的班主任,今年的职业学校招生,然后是优秀...只有我,一个认真的老师,永远跟不上别人不断变化的评价标准。这是为摇头摆尾的人量身定做的标准。这很难。

《惠丰合昌》说:我已经工作了20年,现在仍然是一名中学教师。一级公路没有希望了。

“海底沙子”说:我已经工作了将近20年,现在还是一名中学教师!

“伊诺”说:我今年42岁,已经教书18年了。我仍然是一名中学教师。

“鲤鱼要龙门”说:我们学校已经3年没有副热带高压的地方了,估计4到5年内不会有空缺。我们这些50出头的一流教师太急于让那些副热带高压早点死去。

……

看了这些老师的脏话后,我想那些直到筋疲力尽才评论副热带高压的老师们都热泪盈眶。

(5)

职称关系到教师的福利和幸福。由于有必要评估,老师们别无选择。然而,目前的评估体系确实让一线教师感到不舒服。放弃,心有不甘;坚持住,没有晋升的希望。这样,有教育感情的人会失去耐心。

当一个人对未来失去希望时,他对工作的热情就会消失。有这么多这样的人,你还敢期望教育充满活力吗?!

职称改革,还是学习公务员等级制度,当年龄到了,办公时间到了,给予自然的提升。毕竟,教师是最需要真诚关怀和积极鼓励的群体!

取消对中小学教师的职称评定和自动提升职称可能是大多数教师的愿望。作为一线教师,我或多或少经历了教师职称评审的起伏。我对这样的经历深感悲痛,今天可能仍然感到剧痛。微信公众号:河南招教网。

这种疼痛可以称为“撕掉脸的疼痛,折断脊柱的疼痛,切断血管的疼痛”。这种“三痛”都令人心碎。也正因为如此,许多教师大声疾呼要“取消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定”,这更是令人痛心。

教师职称评定由《教育法》、《教师法》等法律法规确定,旨在“充分调动和发挥中学教育为社会主义教育事业服务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鼓励教师不断提高政治思想意识、文化专业水平和履职能力,努力完成本职工作”,是对教师的奖励和激励。为此,中央职称改革领导小组还颁布了《中小学教师政务试点条例》,规定了教师职务的"职责、工作条件、考核和评价"。应该说,《条例》是高度政策性和可操作性的,应该得到教师的广泛支持。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在年度职称评定中,应该激励和激励教师的“好政策”日益成为教师的“悲伤之痛”、“撕裂脸、脊柱和血液之痛”,并已成为一种负担和一种不能无限爱恨的身心问题。

就这样,一些有识之士得出结论,“教师职位的设立,特别是中高级教师职位,被其他学校的工作人员所占据,比例越来越高;各级教师的技术标准和评价程序被小学扭曲或异化,进入高等学校的学生人数和考试成绩仍然是关键或核心。教师职务的评价和任命仍然没有分开,评价和任命程序也没有公开,而是由小学主要领导“秘密操作”。一些教师,特别是优秀教师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没有得到真正和充分的调动。不仅如此,社会上各种不正之风的侵蚀和各种不正之风的干扰扭曲了对教师职称的评价,成为教师“无法忍受的痛苦”。

当前职称评审受到广泛批评的原因有很多。

一是权力的侵蚀。由于满足各级岗位要求的教师数量众多,但具体岗位数量非常有限,十几个人、几十个人争夺职称评定指标的现象经常在小学上演。

由于每次评价的具体条件是由小学领导制定的,在学校民主管理没有得到根本落实的情况下,权力已经成为职称评价中最有力的代言人。因此,一些教师尽最大努力成为领导者,并尽最大努力寻找领导者来干预评估。

二是评价标准存在问题,不能真正反映教师的专业水平和工作能力。教师的专业水平,他教的学生有最多的发言权;他的工作能力,他工作的学校和他的同龄人拥有最大的发言权。然而,这些在工作评估中拥有最大发言权的人没有一个是有效的。

矛盾的是,证明教师专业水平和工作能力的唯一依据是教师发表的文章。结果,老师们被鼓励人为地伪造和制造不公平。事实上,教师的文章不能说与教师的教学水平和教育质量无关,但至少不能说是一种证明关系。

然而,发表的文章已经成为工作评估的一个难题。这篇文章发表是不够的,但需要评估。起初,这种评价只是用来阻止教师购买页面发表低质量的文章,但慢慢地评价变成了薅羊毛,产生了新的不公正。

谁能保证这篇文章一定是这位老师写的?即使是老师自己写的,几篇文章也能证明老师几十年的工作。谁有资格鉴定?谁有这只金色的眼睛?

想想看,这两个老师符合条件,只要互相汇报,他们两个都会停下来。上面写着什么?这表明,工作评估中的欺诈行为已经达到了不可容忍的程度。

第三,评估指标存在缺陷,导致冲突频发。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明白为什么职称应该受到限制。有些学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高级职称了,老师们迫不及待地等待着,要么是为了他们面前的高级退休,要么是为了那些太残酷的高级疾病。

此外,没有职称,这使得教师的正常流动非常困难。通常是因为标题不匹配,转移无法完成。我的一个朋友有一个高级职称,因为他不得不被调到一所著名的学校,最终不得不降两个年级,从高年级到低年级。

配额限制导致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你们学校没有配额。你是天堂的天才,世界第一,宇宙的超人。在全中国大喊大叫是没有用的,否则你不能被评为高级。其他学校有很多地方。即使你是个傻瓜或软骨头,你的资历也是迟早的事。毕业后,许多学生开始不同的学校。几年后,职称将会有很大的不同。不同年级的学生和同一级别的不同工资很容易引起老师的不满。

配额的结果是摧毁人性,让教师秘密作战。在年度工作评估中,符合基本要求的教师会采取各种阴谋、公开和秘密的斗争,并相互破坏。他们经常战斗到死,贬低教师的人格尊严,使教师变得温柔和丢脸。不要低估此刻的污秽,这会大大降低老师的自我评价,也会对老师的心造成很大伤害。

第四是人为干预。每个人都有世俗的欲望和个人的思维和生活方式。他们有自己的朋友圈和个人联系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在评价学校教师的职称时,人际交往圈也不例外。这严重影响了职称评审的正常工作。因此,政策和条件将会倾斜。人们设置限制是很自然的。

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是诚实的损失,要么是不顾一切地试图与有关的人结婚,结婚,甚至应客人的邀请,送礼,跪下行贿。

当教师的职称成为一些人的财产,成为一些人可以控制的“礼物”或“财富”时,它被用来牟利的危险肯定会成为现实。不仅如此,有了上述“好处”,一些部门也密切关注“教师职称评定”,坚持“加强领导”,甚至“亲自动手”。

最初,《中(小学)教师政务暂行条例》明确规定,“教师职务评估由省、地、县教育行政部门牵头,分别设立中学教师职务评估委员会。各级评审委员会须经同级教育主管部门批准”。

然而,这很难理解。令人遗憾的是,在许多地方,人事部门不仅接管了评估权,还坚持将所有指标掌握在手中。他们都煞费苦心地分配配额和调整指标。当我被他们“全心全意照顾基层”的“伟大奉献”所感动时,我不禁用“最恶劣的恶意”揣测他们的真实意图!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教师怎么能不受职称评定的伤害呢?他们简单的想法怎么能承受这种真正的职称评定的痛苦呢?

(资料来源:初中教师园)

山东11选5投注


图片新闻

大学生骑摩托环游中国:世界那么大,何妨去看看
近日,北京市和平街第一中学小学部清友园校区举行了一场“唱红歌,迎国庆”的大型国庆献礼歌咏比赛活动,庆祝祖国70华诞。现场,北京市和平街第一中学小学部学生身穿校服,佩戴红领巾,在五星红旗为背景的大银幕下
四年级上册数学《线与角》练习题 精品名师梳理卷考出100分好
免费领取 《名师考点梳理卷》 分三步走:第一步:评论回复:培优课堂学习赞第二步:转发分享第三步:发私信回复:“5111” 免费领取各年级 ,《名师考点梳理卷》。《名师考点梳理卷》整理编辑 廖俊华老师!
山科大“逐梦”基金正式启动 7名教授发起助学子圆梦
中国科学院院士、山科大矿业学院名誉院长宋振骐带头捐赠中国山东网9月12日讯9月11日,山东科技大学矿业与安全工程学院举行“逐梦”爱心基金捐赠仪式,中国科学院院士、山科大矿业学院名誉院长宋振骐,泰山学者

热门新闻

西湖边的“快闪店”集满了一墙的祝福 游客大排长龙等待入场
本届书展由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宁波市人民政府主办。宁波书展自2015年举办以来,经过4年的精心培育和坚持,规模和品质逐步提升。从2019年起,“宁波书展”升格为“浙江书展”,由原来的
我市发放首批“好人礼遇证”
活动中,云梦山景区被授予我市首家“好人礼遇基地”,吴洪甫等好人代表领取首批“好人礼遇证”。凭借此证,好人们可在“好人礼遇基地”免费观光旅游,此外,持证者还可以享受由社会各界提供的专属爱心服务。近期,我
中外避孕方式对比,这种方式省心又有效,可惜中国女性难接受
而与欧美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女性却鲜有人使用短效避孕药,大约只有1.2%的育龄女性使用。这不得不提及中国传统的“是药三分毒”思想了,基于这种思想,大多数中国人对短效避孕药存在误解,难以接受。而“上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