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韦博英语门店关门,培训机构咋玩起了“套路贷”

时间:2019-10-30 13:31:54

据悉,著名的英语培训机构韦伯已经暂停了杭州许多中心的课程,学生要求退款,平均费用超过1万元。记者多次拨打韦伯英语官方网站的联系电话和客服电话,所有这些都表明号码是空的或忙的。目前,当地教育部门已表示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

据报道,韦伯英语不仅是杭州的一个培训中心,还关闭了在北京、上海和成都等主要城市的分支机构。雨来了,风来了。韦伯英语显然处于关闭的边缘。可以说,培训机构不是一个在线贷款平台,受商店关闭影响的人群和资金应该很少。然而,近年来,校外培训机构从互联网金融行业“吸取教训”,玩资本杠杆操作游戏。因此,一旦培训机构被宣布关闭,损失一点也不小。此外,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是中国最大的培训机构,在全国几十个城市设立了150多个中心,不会有少数人会被关闭拖累。

如今,校外培训机构的注册费用大致有三种支付方式:一种是按照培训周期支付,这是惯例;一种是充电,通常需要提前几个小时,这也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还有一种新的方式,即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分期付款,一次性充值一定金额。每个人都可以理解,一个培训周期应该提前支付。然而,后两种充电方法意味着陷阱,而且存在违规行为,甚至怀疑非法融资。

例如,当课程不足一半时,培训机构将提供折扣,如退款和提供课时,以便家长可以提前充值,并会提示一次性充值的费用。许多父母认为钱无论如何都要付,所以他们不假思索地付了钱。据我所知,有父母的孩子还在上小学,提前支付给网上培训机构的钱足以上初中。即使一个人提前支付10,000元,培训机构也会收取一大笔钱。

分期付款也叫培训贷款,这更可疑。对于那些不想一次支付这么多钱的父母,培训机构会引导父母通过网上贷款支付,然后以他们不需要手续费为由分期偿还给网上贷款平台。这样,培训机构可以从网上贷款平台获得全部资金,而父母不得不承受分期偿还贷款的压力。

原则上,只要教学和培训工作正常进行,预付款和分期付款不会有太大风险。问题是,一些诱导父母提前充值并在网上借钱的培训机构旨在玩资本投机。想想看,这么大一笔钱存在培训机构,真的会存在银行吗?一些培训机构要么用这笔钱继续扩大市场,要么把这笔钱投入各种资本运营,尽管这笔钱被创始人和大股东挪用,肆意挥霍。这里面有很多常规和陷阱,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实际上已经成为非法融资和非法经营的主要市场参与者,造成了极大的危害。2018年,教育部等六个部门发布了《规范校外网上培训实施意见》,明确要求按培训周期收取的费用不得一次性收取3个月以上。同时,规定预付资金只能用于教育和培训业务,不能用于其他投资。这些培训机构中的大部分诱使父母补足他们的钱并分期发放贷款,它们已经越过了监管界限。这是一个需要紧急监督的问题。

许多父母花了很多钱,对孩子学习的培训费毫不留情。殊不知,一些教育和培训机构看中了这一点,利用父母实现孩子目标的愿望来伪装“剪韭菜”。对此我们必须更加警惕。(魏英杰)

寻找记者,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


图片新闻

大学生骑摩托环游中国:世界那么大,何妨去看看
近日,北京市和平街第一中学小学部清友园校区举行了一场“唱红歌,迎国庆”的大型国庆献礼歌咏比赛活动,庆祝祖国70华诞。现场,北京市和平街第一中学小学部学生身穿校服,佩戴红领巾,在五星红旗为背景的大银幕下
四年级上册数学《线与角》练习题 精品名师梳理卷考出100分好
免费领取 《名师考点梳理卷》 分三步走:第一步:评论回复:培优课堂学习赞第二步:转发分享第三步:发私信回复:“5111” 免费领取各年级 ,《名师考点梳理卷》。《名师考点梳理卷》整理编辑 廖俊华老师!
山科大“逐梦”基金正式启动 7名教授发起助学子圆梦
中国科学院院士、山科大矿业学院名誉院长宋振骐带头捐赠中国山东网9月12日讯9月11日,山东科技大学矿业与安全工程学院举行“逐梦”爱心基金捐赠仪式,中国科学院院士、山科大矿业学院名誉院长宋振骐,泰山学者

热门新闻

西湖边的“快闪店”集满了一墙的祝福 游客大排长龙等待入场
本届书展由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宁波市人民政府主办。宁波书展自2015年举办以来,经过4年的精心培育和坚持,规模和品质逐步提升。从2019年起,“宁波书展”升格为“浙江书展”,由原来的
我市发放首批“好人礼遇证”
活动中,云梦山景区被授予我市首家“好人礼遇基地”,吴洪甫等好人代表领取首批“好人礼遇证”。凭借此证,好人们可在“好人礼遇基地”免费观光旅游,此外,持证者还可以享受由社会各界提供的专属爱心服务。近期,我
中外避孕方式对比,这种方式省心又有效,可惜中国女性难接受
而与欧美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女性却鲜有人使用短效避孕药,大约只有1.2%的育龄女性使用。这不得不提及中国传统的“是药三分毒”思想了,基于这种思想,大多数中国人对短效避孕药存在误解,难以接受。而“上环”也